红烧板蓝根

本命安定
主乙女

一探安定的袴下

羞耻的名字
恋人的前提
嗯大概就是这样

    工作的间隙,我百无聊赖的用手支着桌子,通过文件袋的间隔,光明正大地打量着。
    安定正在收拾地上随意堆放的抱枕,一边说着你又乱丢枕头不好好收起来之类的话。
    “因为有安定在啊。”我对他呲牙笑了一下。他也回我了一个无奈的笑。
    他捡起地上最后一个抱枕掸了两下,放在了一旁的摇椅上。其实这个抱枕和庄厚的红木椅根本就不搭,但是我喜欢享受悠闲时光时抱着它。我喜欢上面印染的刀纹,更喜欢刀纹的主人。
    安定收拾好后直起了身,初夏天气已稍有些炎热,而他们的内番服一年四季都那么厚。打扫完房间后他的额上已经渗出了一些小汗珠。
    我承认当汗珠流下少年的脸庞时安定的面容让我根本把持不住,但我也不太忍心让他太热。
    说起来略羞耻,其实我已经对他的像裙子一样的袴有了很大的兴趣,也想见一见他除了就寝外从未褪下的袴下的风景。
    然而即使再亲密,让我直说“安定你能把内番服撩起来吗”什么的,实在说不出口呢。
    所以,要采用不那么羞耻的“迂回战术”了。
    不是没有试过风袭,但是本丸没有那样的天气,只一点小风,根本撩不起来。
    “所以,为什么不装作恶作剧,抽开蝴蝶结就跑呢?”军师(划死)好友一边烤着刚涂好的指甲一边说。这家伙自从和清光确定关系后就俨然变成了美甲研究协会。
    好主意。
    作战开始。
    目标前方近侍屋中,收拾服装,毫无防备。没有干扰人员,非常好。侦查完毕。
    开始行动,趁对方丝毫不注意进行抽了就跑战略!
    我飞跃到他身边,两手拽住两条布带,抽!
    诶,抽,抽不动。死结?!
    这时少年修长的手握住了我的右腕。
    溜不了QAQ
    emmm,不敢抬头。
    一只手抚过我的头顶,让我感到一股凉气从头到脚过了一遍。
    “在做什么呢?小~猫~咪~”
    完了,凉了。
    “看来是对我的服装很感兴趣呢,那就来好 好 探 讨 一 下 吧 ”
    尽管超想溜,但是好奇又让我乖乖被拽走。
    好吧,关门。等等,不是说探讨下装么?你脱上面干什么?哈?等等,我现在溜还来得及吗?大白天的多...
    “要好好探讨一下哦。”说罢,他便将头埋在我的颈旁。
    呵。我揉着腰,发出唯一的感叹。
    我再也不想知道安定的袴下有什么了。
    去他的好主意。

    end

某种意义上,作战成功了呢。
安定的袴下,当然是...
嘿嘿嘿
纯洁的微笑。( ͡° ͜ʖ ͡°)✧
比心。

评论

热度(46)